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妈妈提醒 > 尼拉帕利中国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研究数据正式发布

尼拉帕利中国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研究数据正式发布

作者:艾贝特助孕网时间:2022-03-31 14:47:52热度:9434
北京3月25日电(记者李纯)近日,在一年一度的国际权威妇科肿瘤学术会议——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年会上,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吴令英教授领衔的卵

  北京3月25日电 (记者 李纯)近日,在一年一度的国际权威妇科肿瘤学术会议——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年会上,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吴令英教授领衔的卵巢癌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用于中国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Ⅲ期临床研究PRIME详细数据,以LBA口头报告的形式正式发布,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

  该研究证实,对于新诊断的中国晚期卵巢癌患者,无论患者生物标记物状态如何,在接受含铂化疗有效后,尼拉帕利作为维持治疗可使无进展生存期在统计学和临床意义上均得到显著改善,且安全性可耐受。

  作为主要研究者,吴令英表示,PRIME研究的数据结果将对中国及其他地区卵巢癌一线治疗的临床实践产生重大影响,其个体化的起始剂量方案证实提高了疗效和安全性。“此外,PRIME研究是在中国开展的唯一一项证实了,在中国新诊断的卵巢癌患者中,无论生物标记物状态和术后残余病灶状态如何,PARP抑制剂单药一线维持治疗均能显著改善PFS的临床研究。这无疑为中国卵巢癌患者一线全人群维持治疗再添力证。”

  中国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数据出炉

  卵巢癌维持治疗分为初始治疗后的一线维持治疗,以及铂敏感复发治疗后的二线及以上维持治疗。吴令英指出,对于新诊断卵巢癌患者而言,初始治疗非常重要,一线治疗后尽可能地延缓复发对患者生存获益。如今,以尼拉帕利为代表的PARP抑制剂一线维持治疗,已成为卵巢癌患者一线治疗获得完全或部分缓解后的标准治疗,能够帮助更好地延缓复发、延长无进展生存期,减少耐药。

  作为目前最大规模的PARP抑制剂应用于中国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Ⅲ期临床研究,PRIME研究代表了PARP抑制剂在中国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最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PRIME研究由吴令英教授领衔、全国29家研究中心共同参与,历时3年,对384名晚期卵巢癌患者进行了评估。这些患者对一线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以2:1比例随机分配至尼拉帕利组或安慰剂组接受维持治疗,旨在评估尼拉帕利作为维持治疗的有效性。

  吴令英介绍说,研究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接受尼拉帕利治疗显著延长了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4.8个月对比8.3个月。其中在gBRCA突变患者中,对比安慰剂组10.8个月,尼拉帕利治疗中位PFS尚未达到,表明明显延缓了复发时间;在无gBRCA突变患者中,中位PFS为19.3个月对比安慰剂组8.3个月。此外,虽然总体生存数据尚未成熟(尼拉帕利组和安慰剂组的死亡率分别为14.5%和21.7%),但在数据截止时,尼拉帕利治疗组显示出更优的趋势。

  和先前已完成的尼拉帕利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国际Ⅲ期临床研究PRIMA不同,此次PRIME研究除了入组均为中国患者外,更是前瞻性地评估了基于个体化起始剂量的尼拉帕利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无论患者生物标记物状态和术后是否有病灶残留。研究中采用的个体化起始剂量是指,除基线体重77kg及以上且血小板计数大于等于150K/μL的患者起始剂量为300mg外,其余患者均采取起始剂量200mg的治疗方案。

  此次研究发现,随着个体化起始剂量前瞻性地应用于所有患者,尼拉帕利维持治疗的安全性得到了改善。在前瞻性基于个体化起始剂量的尼拉帕利维持治疗中,有不到7%的患者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这一比例是目前所有PARP抑制剂用于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Ⅲ期临床研究中最低的。与国际临床研究中固定起始剂量300mg相比,个体化起始剂量降低了血液学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尼拉帕利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的患者中,大于等于3级血液学不良事件,如中性粒细胞计数降低、贫血和血小板计数降低事件的发生率分别为17.3%比1.6%、18.0%比1.6%、14.1%比0.8%。

  创新药纳入医保目录,更多初治患者一线维持治疗有望获益

  卵巢癌被称为“妇癌之王”“沉默的隐形杀手”。全球癌症统计报告最新数据显示,卵巢癌是中国发病率最高的妇科肿瘤之一,在中国每年有超过55000例新发患者和37000例死亡患者,约占全球新发和死亡病例的18%。

  “当前,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已成为卵巢癌全程管理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治疗理念到临床实践改变了卵巢癌的治疗格局,进入了‘手术+化疗+维持治疗’的标准模式,使长期缓解成为可能,这是一项巨大的进步。”吴令英说,事实上与国外相比,我国卵巢癌患者规范接受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的比例还有一些差距,尤其是新诊断患者一线维持治疗的比例仍不到一半,无BRCA突变的患者接受一线维持治疗的比例相对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卵巢癌总体生存率的提高。

  对此,专家指出有两方面原因。首先,过往国际临床研究中,无BRCA突变患者尤其是HRD阴性患者的研究数据相对来说不够理想,但中国人群的PRIME研究数据进一步证实了尼拉帕利单药维持治疗,无论患者生物标记物状态如何,均改善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这无疑是给了临床专家和广大患者一剂强心针,将改写目前的治疗局面。

  “其次,对于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来说,以往只有BRCA突变的患者接受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能够得到医保报销,但这部分患者仅占15%至25%,绝大多数新诊断的卵巢癌患者无法受益于医保报销,因此很多患者错过了一线维持治疗的宝贵机会。那今年的医保目录更新,事实上已经把一线全人群维持治疗的报销都纳入了,这是另一个喜讯。”吴令英说。

  值得关注的是,在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中,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无论患者生物标记物状态如何,已被纳入国家医保报销。以北京本地患者为例,接受尼拉帕利维持治疗,报销后个人月均负担费用最低降至约1400元,较医保前减少了两万余元。

  “对于卵巢癌患者来说,尤其是新诊断的卵巢癌患者,无论BRCA有没有突变,都应在手术和规范含铂化疗的基础上,考虑PARP抑制剂一线维持治疗,力求最大程度推迟肿瘤复发,不再焦虑地被动等待。”吴令英指出,相信随着具有高质量、高循证医学依据的PRIME研究数据的公布,以及医保政策带来的创新药物可及性提升,更多卵巢癌患者能够早日用上新药好药,实现长期规范治疗。(完)

【编辑:刘湃】